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丁金坤 > 海宁的望族文化

海宁的望族文化

海宁的朋友,邀我去盐官看潮。而我正在研究陈之遴与徐灿(陈是吴梅村亲家,徐灿是陈妻,清朝词人),于是去转了一圈,结果是陈、徐没看到,其他收获倒不少。最感慨的是文化出在望族大家。先是去徐志摩故居,那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的爱巢。这座民国别墅,即使在今天,也是最上层人士居住地。如果没有徐家的实力,培养得出徐志摩吗?须知,写诗,要有天分,更要有学养,而学养的教育是以经济为基础的。再去,盐官古镇(历史上一直是海宁府治)。陈阁老(陈元龙,是陈之遴侄)的宰相府里面,居然有戏院,怪不得乾隆要住那。金庸书院里面则摆着各种武侠小说。金庸先生现在已名扬天下了。其先祖是查慎行,查家是袁花大族,其父当然是地主了,在五十年代被镇反,故金庸不愿意提及那段历史。还有王国维故居,很安静的二进三间二层小楼,门口枇杷树青青,门里明窗净几,与钱钟书故居差不多,乡间绅士之家。王国维故居前面一点,就是钱塘江了,是观潮胜地。孙中山来后,写了“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”,毛主席也有诗碑,碑前左方不远则是乾隆手植的朴树,老树新绿。当年徐志摩与胡适等人的看潮处则有雕像。而我看潮,则觉得是黄庭坚的“出门一笑大江隔”,江水已黄如黄河,江面广阔如长江。呜呼,人事安能比江山。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