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丁金坤 > 从陈永洲事件,看大公司的战争

从陈永洲事件,看大公司的战争

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第一卷《三家分晋》中说,天下之职莫大于礼,礼既坏矣,则天下以智力相雄长。古代社会礼治,现代社会则法治。法治既坏,则天下亦是以诈力相斗。最近的新快报陈永洲事件即是其例。在这次商战中,司法与媒体,都是大公司的斗争工具,提线木偶。第一个回合,对手利用新快报的媒体发力,攻击中联重科声誉。中联重科以司法反击,将马前卒陈永洲跨省擒回长沙。在司法操作中,略施小计,以损害商誉罪立案,查后可转为受贿罪。第二个回合,新快报绝地反击,两次头版社论,要求放人。舆论造势,引以媒体与法律人为援,指斥长沙警方程序不公正,以及刑事介入民事纠纷。舆论大哗,中联重科股票下跌不止。此时,中联重科再下重手,配合央视报道,让陈永洲在央视自我指控,承认收钱失实报道。情势陡然逆转,加上记协公开谴责陈永洲,中联重科再占上风。第三个回合,双方还没出牌。估计是韩信兵法,两线作战,暗线是争取官府势力,比谁强,明线是法律辩论,拼民心。呜呼,可怜旁观者,今是昨非,昨是今非,不知所措,却不知这次恶斗,本无规则,何来标准?

 

大公司之间的战争,棋逢对手,斗的你死我活,反正没有法律标准,也无正义可言,权当电视连续剧,就如项羽刘邦,一山难容二虎,最后结果大抵是,成王败寇。而大公司如果对小公司开战,则是大鳄吞小鱼,惨矣。譬如盛大与龙之界公司一案。该案中,因盛大原传奇游戏的三员工,自创龙之界公司,以《龙界争霸》网络游戏与《传奇》争夺市场,于是盛大公司利用湖北荆州警方势力,一举将三个上海员工押到湖北讯问。龙之界公司账户被封,服务器被扣,三管理层被羁押,临灭顶之灾。而事实上,该案根本不合立案条件,立案时既没有侵犯商业秘密的初步证据,也没有造成损失50万以上的鉴定报告,而是以大公司的一纸文书报案材料,就以捕代侦,把人抓了再说,然后慢慢搞材料补回。而其中关键的鉴定报告,亦是惨不忍睹,谁委托就有利于谁。呜呼,没有法治,权力即打手,司法即生意。

 

战争的规则,就是没有规则,最后陷入失序状态。以上两案,足以看到社会之乱。其一、司法是家丁。譬如以损害商誉立案,如此一开头,就如张巡吃妾,以后哪个记者还敢监督大公司?其二、媒体是打手,央视在侦查阶段,就播放采访,还泄露侦查秘密。舆论审判,司法虚置。各种奇谋怪计,基本都是违法行为,最大的输家是社会,是普通公民,没有法治的保护,做事失去预测,人人自危,底层的更甚。

 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