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丁金坤 > 金庸小说的情节

金庸小说的情节

上回说到金庸的文笔,是继承唐传奇的古文笔法,并改良为更口头话、晓畅的文言。这回说金庸小说的情节。

小说以情节胜。情节就是一个接一个故事,反转再反转,柳暗花明又一村,推动事件前进。读者喜欢看小说,就因为生活平淡无奇,而小说变化无穷,给予精神之娱乐。小说家要凭空生事,编造这么的情节,是困难的,于是依托历史来生情节,是一大捷径。历史小说,古今中外都有。《三国演义》最为典型,依据三国志与民间传说,根据大的历史事件与结局,去补充过程。《三国演义》写的比较刻板,不生动,不如《水浒》的人物鲜明。大仲马的《三剑客》《二十年后》《布拉热洛纳子爵》,把故事与朝廷大事与社会风貌结合起来,举重若轻。金庸走的就是这条路。《书剑恩仇录》《射雕英雄传》《倚天屠龙记》《天龙八部》等,即是历史由武侠人物创造,同时揉进社会风情与知识。这种挂靠历史的小说,还起到传播历史知识的作用。通过《鹿鼎记》可以知道明史案,通过《倚天屠龙记》知道摩尼教等。不好的方面则是会误读历史,以为大事件就是这样几个英雄人物在推动的。

金庸到了后期,则摆脱了历史框架。《笑傲江湖》就是从人性出发写故事了。凭空生事,把岳不群的虚伪、左冷禅的凶暴栩栩如生,情节也充分张开。小说已是炉火纯青,但其吸引人还是曲折情节。金庸博学,武侠小说家是一方面,报人身份是另一方面。读《金庸散文集》《明窗小札》,金庸的明报社论,紧跟国际形势,依据人性(即从人性自私自利角度)出发预判事件,十发九中。金庸把这些人性的总结、事件的规律,都写入到小说中去了。《笑傲江湖》虽无历史依托,亦觉得可真可信。所以,金庸小说的情节特点是,历史事件与人性故事。人性故事则是儒家色彩,写的是现实生活,不是离奇的聊斋神鬼。西方的小说,从希腊的神到文艺复兴的人,到现在则又有点回到半人半神了,譬如《沉默的羔羊》中的吃人狂魔,《铁皮鼓》中的男主不会长高,《变形记》中的人变甲虫。西方小说的手法也在创新,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的意识流是生活中胡思乱想的记录,《局外人》是挂着小说外衣的存在主义,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通篇是哲学说理。这些小说情节简单,读来枯燥,不若金庸有味。好的小说是说好故事,思想观点在故事中,说教的小说则次矣。就如三大短篇小说家,莫泊桑的《项链》《羊脂球》、欧亨利式的结局,比契科夫的刻画人物来的有趣。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也比巴尔扎克的《高老头》《欧也妮葛朗台》好看。何故?因为人是好奇的,喜欢奇人奇事。司马迁的奇笔《史记》就比班固的《汉书》读者多。

 

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