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8年08月19日 08:04

罗山法院宣判一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|案犯是五个老头老太

罗山法院宣判一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|案犯是五个老头老太
据河南经济报 ,8月17日,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某某、闵某某等5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公开宣判,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5被告人六年至八年有期徒刑不等的刑罚,并处五千元至一万元不等的罚金。2012年至2016年期间,被告人张某某、闵某某、张某秀等5人纠集在一起,在罗山县竹竿镇街道居民建筑房屋的过程中,以占用本组土地为由,积极参与,并纠集村民采取现场阻挠施工、威胁等手段,在长达五年的时间内,多次强行索要他人财物,共计人民币385200元,欺压百姓,严重破坏社会秩序,形成以张某某为首要分子,闵某某、张某秀为骨干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。罗山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张某某、闵某某等5人多次强行索要他人财物,情节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8日 15:41

卵子黑市的法律分析|无效合同,涉嫌非法经营罪

8月18日,看到梨视频拍客拍的卵子黑市交易,让人震惊。一家叫武汉途欣悦的公司,招聘女孩卖卵(还有未成年的),双方谈妥后,签订一个所谓的兼职协议,然后给女孩打催卵针,再去民房,由不明身份的医务人员取卵。卖卵少女痛得眼泪直流。取卵一次,报酬几千到上万不等,吸引了为了赚钱不惜身体的女孩。

因为卖卵给不育者有市场,监管又缺位,所以形成了完整的地下产业链。这种简陋的手术,伤害的是卖卵少女,被欺骗的是客户,肥的是不法公司。在法律上,卖卵违背善良风俗,损害公共利益,伤害未成年人的身体,是一个无效合同。而不法公司,以此为业,更是涉嫌触犯非法经营罪,应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在取卵过程中,如果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8日 12:18

史记王彬如告状记|搓麻将被拘留,申诉7年,撤销处罚

王彬如,女,成都个体户。2011年8月20日下午,时年42岁的王彬如,在成都杨柳东路“金海岸”茶楼,与两朋友搓麻将,乃5元一局的“血战到底”,被温江区民警以赌博逮住,现场查获“赌资575元”,治安拘留15天。羁押期间自学法律,以为是娱乐,非赌博也。既出拘留所,将温江分局告上法庭,要求撤销处罚。一审法院认为,凡以财物作赌注比输赢者皆赌博行为,驳回起诉。不服,上诉于成都中院,再遭驳回。继续申诉于四川高院、最高法院,七八次入京,越挫越勇。2015年1月,最高院裁令四川高院再审。2018年6月,四川高院再审认为,违背过罚相当原则,撤销一审、二审以及行政处罚,此时王彬如年49岁矣。呜呼,坚韧哉,然而基层一错案,草民申诉7年,方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8日 11:33

邯郸婚姻登记处发歧视女生手册|渎职

8月15日,有网友发微博称,邯郸市复兴区民政局在新人领取结婚证时,发放了一本名为《家和万事兴》的红色手册。其中内容有“如何当好姑娘”:姑娘要多干活,少花钱,别嘴馋;做姑娘的要懂得自重、自爱,现在好多小姑娘上街穿的特别少,裙子特别短,露胳膊、露腿、还露肚脐,男孩看后就会动邪念。要知道万恶淫为首啊!造这个恶谁来负责呢?这不是自己作贱自己吗?”又称“腰上的病是夫妻间生气而来”。对此,民政局表示:8月2日,一不知名中年妇女携带这本手册来到婚姻登记处,称该手册内容为宣传传统文化。工作人员粗略浏览手册内容后,便同意对方将手册留下。

工作人员的这个解释,令人生疑。普通人带个手册去民政局试试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8日 07:19

陈杰人案的反思|官员为何这么容易被舆论敲诈?

近日,央视起底网络大V陈杰人“打政治牌 借舆论监督敛财数千万”:近年来,陈杰人先后注册21个自媒体账号,以“揭露官员丑闻”“敢爆料”出名,发表攻击、揭露等负面文章三千余篇,大肆敲诈勒索数千万元。——陈杰人被指控敲诈勒索罪、非法经营罪,已上电视认罪。其辩护律师不满,发文指出此是未审先判,违背无罪推定原则,以及有泄露案情之虞,律师去会见亦是受阻。

陈案的罪刑暂且不论,从社会学角度看,为何强大的官员,经受不起陈的民间监督。从央视报道的几个事情看,陈杰人以监督官员为手段,伺机签订公关、工程合同谋财,而在民间舆论面前,官员担心仕途受损,故选择妥协。以此可见,其一、媒体舆论监督少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7日 18:22

雷人的“生育金”与“丁克收税”|不以人为本也

最近,两教授一唱一和,对我国人口问题,发惊人之语。一个教授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:“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,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,并进入个人账户。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,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,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。如公民未生育二孩,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。”另一个教授说“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,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社会抚养税”。荒谬之极。

教授错在哪?第一、未以人为本。康德说“人是目的,而非手段”。而教授把人作为手段,强要人生,不生就罚,却不知生育是与生俱来的权利,生或不生取决于当事人自愿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7日 13:03

“饿了么”骑手撞倒上海医学泰斗案法律分析

8月15日,网友@_米果菌 爆料称:她的父亲医学泰斗李谋秋,在今年2月24日,骑燃气助动车出门,在漕溪路附近被一位“饿了么”送餐员撞倒在地,头部受伤,1个月后去世。警方给她看了监控录像,出事路段很宽,当时没有其他车,李谋秋正常在非机动车道上缓慢行驶,外卖员以为距离没问题,往左边超车导致摔倒。该案于8月8日开庭审理,外卖员、第三方承包商的代理人、“饿了么”的律师到场。“饿了么”否认其与第三方承包商和外卖员的劳务关系。家属提出赔偿,称李谋秋还有很多医学文章未发表,有很多遗憾,对方律师用&ld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6日 21:21

关于西安“扔烟头,拍照留存”的三个问题

监控视频显示:“两名女子一前一后走到西安市自强西路与王赵巷交口北侧,其中一人将一包烟头扔到地上,另一人走过来拍照”。该路段的环卫工人称,8月14日早上,领导通知要进行卫生检查,他从东边往西边扫,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听说,好像有人故意往地上扔烟头。这种情况在他负责的区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他还因此被罚过。视频上网后,网友为环卫工人叫屈。区纪委的调查结论是:8月14日上午,区城管局两名工作人员申某宁、李某萍在自强西路正常履行“烟头捡拾情况”的督导暗查职责。事发时,视频资料显示的是检查人员将沿途捡拾收集的烟头,倾倒于地面进行清点,并拍照留存。由于是暗查行为,加上暗查工作人员没有及时将清点后的烟头收集处理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6日 15:15

金庸“同人作品”第一案宣判|曲线救国,判得勉强

8月16日,国内“同人作品”第一案,广州天河区法院作出一审宣判:金庸获赔188万元。案情是作家江南写的一本《此间的少年》中,使用了郭靖、黄蓉、乔峰、令狐冲等金庸远传的人物名称。法院认为,《此间的少年》没侵犯金庸的著作权,但构成不正当竞争 ,故判罚。法院认为,《此间的少年》并没有将情节建立在金庸作品的基础上,基本没有提及、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金庸作品的具体情节,是创作出不同于金庸作品的校园青春文学小说,并未侵害查良镛所享有的改编权、署名权、保护作品完整权。但是,金庸作品及作品元素凝结了查良镛高度的智力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6日 14:19

医院泄露林更新“已婚”信息|侵权要赔偿

近日,网上流传的一份《中日友好医院住院记录》,显示林更新为“已婚”。林更新工作室随即否认。之后,中日友好医院发布声明,承认病历资料被泄露“医院目前仍在进一步调查中”。医院同时表示,关于病历首页中林先生婚姻状况,系医务人员未完成的病历模板,现经与林更新先生本人核实,其婚姻状况为:未婚。

患者与医院是医疗合同关系,病情是患者的高度隐私,须高度保密,故医院泄露住院记录,是违约行为,同时,也是侵权行为,侵犯了林更新的隐私权。对此,林更新可以向医院索赔。有意思的是,一般医院泄露的是病情,而本案的“鼻塞”病情无人注意,被关注的是“已婚”,盖林更新是年青帅哥演员也。林更新被误会“已婚”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6日 09:49

红芯浏览器疑似造假|法律后果很严重

据新浪微博“头条新闻”报道:8月15日,国内浏览器公司红芯宣布完成2.5亿元C轮战略融资,新闻稿称:“红芯全力研发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浏览器核心技术,推出世界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——红芯Redcore,打破美国垄断。”同日,“国产”浏览器红芯原创性遭质疑。有网友发现,通过将红芯浏览器的安装文件多次解压缩后,出现了大量与谷歌Chrome浏览器中一致的同名文件,安装目录高度一致,甚至含有谷歌浏览器的图标文件,以及Chrome的版本号(49.1)。红芯浏览器安装程序的文件属性中也显示着:原始文件名为Chrome.exe。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6日 06:47

唐朝的骂官罪,与现在的寻衅滋事罪比较

近来,看新闻,经常看到有人在网上(微博或微信群)骂,被以寻衅滋事予以治安拘留,或者刑事拘留。随便骂,风险很大。关于骂的法律处罚,一般分为两类,一类是骂人的,定侵犯名誉权,以及公然侮辱(骂语中有人身恐吓的,定寻衅滋事);一类是骂事的,涉嫌扰乱社会秩序,定寻衅滋事。寻衅滋事是个口袋罪,只要是扰乱秩序,就往里面装。但秩序果然被扰乱了吗?有无秩序混乱的证据?如何区分公民的正当批评与恶意诋毁?如何区分戏谑与诽谤?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法律课题。

在唐律疏议,也有骂罪,即詈(li)罪,譬如“媵及妾詈夫者,杖八十”,  “诸詈祖父母、父母者,绞;殴者,斩”,“詈伯叔父母者,徒一年。若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19:13

道士也发律师函|律师是最大赢家

这几天的消息是眼花缭乱,譬如朱军起诉性骚扰信息首发者名誉权纠纷,譬如大和尚辞职。法师是被两位清华博士以95页的材料举报,涉及男女问题,不得不辞去会长职务。接着,是道士也要维权了。马亿棋(马崇道道长)委托的的律师发布声明称,微博上有人指控马骗色、骗财的消息是造谣诽谤。看来,各个领域都有点乱,食色性也,都不能免俗。

不过,这些纠纷,最终请律师,上法庭解决,而不是口水战,说明法律意识在提高,生活离不开法律。米兔整个事件中,旱涝保收的是律师,无论是指控,还是答辩,无论是发律师函,还是代理出庭,业务生意一片大好。而当事人要胜诉,最关键的则是证据。在法庭上,有证据就有事实,没有证据就没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14:33

朱军起诉首发性骚扰信息者|此案三头六臂,查的清

按:8月15日,著名主持人朱军,委托北京一家律所事务所发布律师声明:其已起诉首先发布其涉嫌性骚扰不实信息的新浪微博用户。该新浪微博用户是匿名用户(未经实名认证)。同时,还起诉了至今在线的新浪微博转发用户(经实名认证)。看来,有好几个名誉权纠纷案件,战线拉的长。朱军是否真的性骚扰暂且不论,走法律途径,查清事实,还是步入正轨的。其实,按照那个匿名微博的帖子内容,该实习生当时报过警,警方亦曾调取证据,后来因故不了了之,故如果将当时的证据以及调查情况还原,三头六臂进行对质,事实还是可以查清的。期待真相。目前为止,真相扑朔迷离,而代理此案的律所名声鹊起,是赢家。亦是可见,生活越来越离不开法律。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12:03

河北84生病老太为何不给保外就医?|参见方苞的《狱中杂记》

据新京报,84岁的河北滦平县人李淑贤因寻衅滋事罪被判两年半,在狱期间腰椎骨折,家属为其申请保外就医被拒。老太是因植树上访被判刑。这个案件本身就很可疑,上访是权利,何罪之有?(如果是借上访闹事,另当别论)。网上多次报道。一些对上访者定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,大抵是冤假错案,是地方小吏对麻烦制造者的构陷。而本案,舆情正在风尖浪口,此时如果放老太取保候审,势必会被媒体乘胜追击报道,而可能翻案,于是索性一条边关到底。有人问,为何监狱这么没有人性?此可参看方苞的《狱中杂记》:余尝就老胥而问焉:“彼于刑者、缚者,非相仇也,期有得耳;果无有,终亦稍宽之,非仁术乎?”曰:“是立法以警其余,且惩后也;不如此,则人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09:01

出卖百草枯的法律责任|杀鱼弟母亲要找出卖人算账

百草枯是一种剧毒的除草剂农药,遇草草枯,遇土则化。杀草奇效,但被误食或者故食,则毒性发作,难救回来。我国在2014年7月1日起停止生产百草枯,2016年停止国内销售与使用,故销售百草枯是违法行为。

最近两则新闻,都与百草枯相关。一则是德清一家庭,误把百草枯当做酱油,烧了红烧肉,三口中毒,目前在抢救中。一则是网红“杀鱼弟”买并喝了百草枯自杀,因喝药前吃了面,幸运抢救回来。“杀鱼弟”的母亲说“小孩子去买百草枯他(老板)都不会拦着点,还告诉小孩有见效快和见效慢的,问小孩要哪一种,我儿子买了8块钱的。他给我小孩卖这种药,我是非常憎恨他的,得找他算账。”

这里就涉及到出卖百草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06:28

黄晓明两份声明的法律解析

按:近日,证监会公布了高勇通过其控制的16个证券账户对“精华制药操纵案”的查处情况,没收高勇违法所得8.97亿元,并处以罚款8.97亿元。黄晓明账户是16个账户之一。面对危机,黄晓明在8月11日,8月15日连出两份声明。对照而看,颇有意思,如挤牙膏。第一份声明是抽象性否认各种谣传,没有正面承认其账号被利用。第二份声明则是具体性否认各种谣传,说服力较强,也承认账户被借用,但是未提及是否被调查(网络报道,曾被调查)。第二份声明比第一份声明好,但也会言多必失,尤其案情还在发展阶段。此类声明,以后或成为呈堂证供,不可不慎,不可不惜字如金。
 
在法律上,目前黄晓明的法律责任,是违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5日 05:36

购买德国抗癌药案法律分析|建议法定刑下减轻处罚

自“药神”陆勇代购印度抗癌案后,又出现翟一平从德国代购抗肝癌药案。所不同的是,陆勇是无偿代购,故非销售行为,免予起诉,逃过牢狱之灾。而翟一平是从有偿代购,报酬是5%左右,根据现有的刑法规定,难逃一劫。目前正因涉嫌销售假药罪,被羁押于看守所。


关于此类案件,窃以为,应该从宽处罚,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减轻处罚。理由是:
第一,事出有因,社会怜悯。生命是最重要的。癌症患者强烈的求生欲望下,去购买抗癌药,可以理解。此时,善良的法律应该帮助解决其合法获得药物,而不是强人所难,动辄处罚获得药物者。难道让人等死吗?与其等死,不如冒险购买,人之本能也。
<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4日 09:48

恶意提管辖异议,被罚1万|这个处罚也有同样问题

近日,惠东法院处罚了一名滥用“管辖权异议”当事人。该当事人明知惠东法院具有管辖权,为拖延时间,恶意提起管辖权异议,被驳回,不服,上诉,再被驳回。之后,惠东法院认为,被告违反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,恶意滥用管辖权异议,浪费宝贵司法资源,妨害民事诉讼正常进行,予以罚款1万。

这个罚款决定,得到社会上的很多人支持,包括一部分律师。但深入思考,却令人担忧。因为管辖异议只是一项程序性权利,司法实践中,十有八九都是被驳回的,难道都去处罚吗?就如刑事案件的上诉不加刑制度,很多被告人也是”恶意”上诉的,难道也要处罚吗?再说,诉讼中的答辩,很多是不被法院采纳 ”恶意”意见,也要被处罚吗?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8年08月14日 06:29

虹鳟鱼变为三文鱼?|钻法律空子的团体标准可被废止

8月10日,《生食三文鱼》团体标准正式发布,把虹鳟鱼归入三文鱼,同时规定不得有寄生虫检出,以及标签为三文鱼(虹鳟鱼)。这个团体标准是十三家虹鳟鱼相关企业联合制定的,自己生产、自己定标准,对内有效,对外供社会自愿采用,实际上是统一了销售的广告口径。目的很明显,就是让虹鳟鱼攀上三文鱼,卖个好价钱。本来这个是产业组织的自利行为,无可厚非,因为虹鳟鱼市场占有率多了,就要一个名分。但这个名分改的有问题:第一不符合社会常识,大多数消费者认为虹鳟鱼是虹鳟鱼,三文鱼是三文鱼,是两种鱼。第二、虹鳟鱼是养的淡水鱼,三文鱼是海鱼,海鱼可生吃,淡水鱼生吃担心有寄生虫。第三、纯粹是经济利益上的改名,没有生物学的论证,......
阅读全文>>